盖岑网

考勤作弊APP创始人二审改判4年的简单介绍

10月8日考勤作弊APP创始人二审改判四年,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公布裁判文书考勤作弊APP创始人二审改判四年,被告人张开发名为“大牛助手”手机应用案考勤作弊APP创始人二审改判四年[

一审法院认为,考勤作弊APP创始人二审被判有期徒刑四年,张犯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

11月8日,九拍新闻从张某二审辩护人北京律师事务所李阳律师处获悉,在二审中,北京市一中院认为,“大牛助手”不属于刑法上的“破坏程序”,但张某仍构成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法院据此改判,判处张有期徒刑四年。

李阳律师表示,她的团队从二审开始接手此案。在沟通过程中,李阳律师认为涉案软件不是破坏性程序,打算为当事人申辩无罪。

九新闻在多个应用系统看到,“大牛助手”已经下架。根据一审判决,用户想要修改自己的位置信息时,只需将其日常定位打卡APP添加到“大牛助手”列表中,点击模拟定位功能,在地图上选择要修改的位置即可。

一审法院给出的理由是,张某杰故意制作并传播“破坏程序”,严重影响了钉钉系统的正常运行,其行为已构成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张制作、销售上述软件的行为,不仅直接妨碍了企业的正常经营管理秩序,而且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利益,“造成了相当大的法律后果”。

检方当庭出示的证据显示,丹尼尔助手新注册用户有12小时免费试用时间,月会员每月25元,年会员每年89元,可通过支付宝、微信支付。张在供述中称,德牛科技有限公司通过这款APP共获利四五百万元。

据调查,大牛助手是一款虚拟定位软件,可以在无根环境下运行,支持多种应用、数据模拟和插件。该软件属于北京德牛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为自然人独资企业,注册资金10万元。

据张某杰供述,大牛助手公司共有22人,包括开发程序员、客服、媒体运营、产品经理等。公司法定代表人张1和用身份证注册了公司。在购买了深圳某科技公司的虚拟程序APP使用权后,该公司对APP的界面进行了优化,增加了充值界面,然后上线运行,改名为“大牛助手”。

张某杰在供述中称,自己和数据部交代了在不改变其他app源代码的情况下,通过虚拟位置信息修改其他app的行为。他也咨询了律师和朋友。丹尼尔的助手并没有改变其他虚拟位置app的源代码,只是改变了发回服务器的位置信息。

判决结果公布后,在社交软件上引起了热议。有网友认为“技术无罪”。

“就像一个人买了水果刀,用它砍别人。你不能用这个来追究制造商和店主的责任。”李阳律师认为,大牛助手本身经过了正当的备案程序,APP的核心技术属于其他公司,该技术在其他APP中也有应用。“至于用户会用这项技术做什么,不能完全归咎于技术开发商或提供商。”

会话

[律师为自己的清白辩护]

九拍新闻:二审判决有哪些变化考勤作弊APP创始人二审判决改为4年?

李阳律师:二审认为大牛的助理不属于破坏程序,当事人被判有期徒刑四年。

九拍新闻:收费没变?

李阳律师:是的,二审法院认为,当事人仍构成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根据刑法规定,本罪下有三种情况,犯任何一种都可以构成本罪。

一审中,检察院指控当事人属于第三类,“故意制作、传播计算机病毒等破坏性程序,影响计算机系统正常运行,后果严重。”

一审不是我们代理的。二审后,我们认为一审案件的鉴定程序存在问题,包括鉴定的规范和标准等。我们提出了这个问题,后来法院在判决中辩称,丹尼尔的助手不属于破坏程序。

九新闻:但当事人仍构成此罪?

李阳律师:对,二审时法院认为,虽然大牛的助理不是破坏程序,不构成本罪第三种情况,但符合第一种情况。即“违反国家规定,对计算机信息系统功能进行删除、修改、添加、干扰,导致计算机信息系统不能正常运行的。”所以最后的结果是当事人构成本罪。

九新闻:为什么从五年半改成四年?

李阳律师:我们在答辩状中提出五年是“情节特别严重”的量刑基准。二审法院认定不是破坏程序,没有达到“情节特别严重”的程度,所以不能这样判。最后根据第一款,改为五年以下的量刑基准。

九新闻:当事人如何看待这个结果?

李阳律师:我们不知道二审之后他会怎么做。

[“开发此类应用的技术人员可能会被定罪”]

九新闻:参与这类app研发的技术人员有可能被定罪吗?

李阳律师:刑法强调主客观相统一。也就是说,客观上有犯罪行为,主观上就要有犯罪故意。但本案中,检方没有起诉其他公司成员,也没有追究其他技术人员的责任,只是起诉了CEO张某某。我也看到一些案例,一些技术总监和其他人员被追究责任。

九新闻:那么为什么本案中只有CEO被起诉?

李阳律师:个人认为有两个原因。第一,“大牛助手”不仅包含被控虚拟定位功能,还有很多其他功能。也就是说,在这个APP的功能中,有合法的部分,也有非法的部分。

所以不能说开发这个程序的人就一定构成这个罪。

其次,根据我们对案件的了解,这个APP的开发者和销售人员是分开的,很难证明谁有入侵他人电脑系统的主观故意。

九新闻:张不承认自己有犯罪的故意?

李阳律师:是的,当事人自始至终没有认为自己有罪。他说,我刚开发了一个“中性”的APP,有虚拟定位功能。不知道用户会用它做什么,也控制不了。

所以我无意主观破坏钉钉电脑系统。他在审判时就是这么说的。

九新闻:法院和检方如何证明他的犯罪意图?

李阳律师:检察院的逻辑是,第一,委托人利用大牛助手的虚拟定位功能获利百万。其次,因为客户是CEO,他懂技术,所以他更懂开发和后台管理。

因此,法院和检察院推定他知道自己的APP通过干扰打钉获利。

考勤作弊APP创始人二审改判4年的简单介绍-图1

【“构成民事侵权很勉强”】

九则新闻:当事人行为干扰了钉钉的定位功能。会不会构成民事侵权?

李阳律师:我个人认为他的行为甚至构成了民事侵权。通过当事人的叙述,我们知道这个APP的核心技术已经正常备案,核心技术并不是他们自己开发的。他还表示,这个核心技术也被其他软件使用,包括我们现有的很多app都可以正常使用。

九拍新闻:如何看待牛大APP虚拟打卡功能带来的困扰?

李阳律师:我不是专业人士,真的不太了解。但是客户曾经向我们介绍过,丹尼尔助手不会入侵钉钉软件的内部系统,只是在钉钉读取用户位置时,替换一个虚拟的位置信息。对钉钉软件没有任何破坏性影响。我想这也是为什么法院最终认定丹尼尔的助理不是破坏性程序的原因。

武汉晨报记者刘猛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文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AD:★注册公司☆
本文图文内容来自互联网,侵联删除!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aicen.com/31152.html

分享:
扫描分享到社交APP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列表
请登录后评论...
游客游客
此处应有掌声~
评论列表

还没有评论,快来说点什么吧~

页脚上方广告
x

注册

已经有帐号?